Angus.

嗯。

这个为什么要屏蔽啦呜呜呜呜


为了发出来硬生生多涂了一点绷带明明只是个摸鱼乱涂真的心累


一样是之前的作家太宰的织太脑洞,正在把文缓慢生出来⋯⋯⋯为什么我要写文到一半跑来摸鱼呢⋯⋯


总之是个在家总是邋遢的太宰先生(然后安吾会跟跟个老妈一样碎碎念,而织田作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 2018-12-08 /6 }

记脑洞。


作家太宰,编辑织田和安吾


织田原本就想当小说家,但还不确定自己要写什么所以决定先当编辑当作观摩,被派来支援负责太宰的安吾,因为太宰是出了名难搞的实力派作家,安吾一个人处理实在心力交瘁(?


之后织田负责哄宰,安吾终于可以安稳工作,可喜可贺(??


后来织田在太宰的帮助下也写成了自己的小说,然后变成负责两个人的安吾又要开始过劳了(???


而太宰收的两位新人助理都想要当太宰的學徒然而永遠都有吵不完的架(然后还会莫名其妙滚进棉被那种架)


⋯⋯⋯⋯⋯搞了半天看起来似乎只是安吾劳碌命的悲伤故事(??????



⋯⋯嗯不知道会不会写出来呢。

{ 2018-11-05 /12 }

摸个鱼。

离出坑大概还有几光年的距离


以及永远都不会画线稿⋯⋯⋯

{ 2018-11-03 /10 }

一个练习。

{ 2018-11-02 /2 }

厚涂复健。

{ 2018-11-02 /1 }

一个晚了两年入坑的小透明的入党费……



我的天他们怎么会这么好,像一个梦。也只能像一个梦。



.



文字部分来自爱伦坡的《一个梦》(1827)(曹明伦/译)

{ 2018-10-26 /2 /16 }
1 2 3 4 5

© Ang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