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us.

评论永远大于评论本身。

【SuperBat】What about Love?



Author: Angus
Pairing: Clack Kent/Bruce Wayne
Warning: 背景不重要的普通人AU / 不知所云的短篇






在他就职的报社附近的一家酒吧里,克拉克点了第三杯啤酒,并在与他的朋友聊了几十分钟无关紧要的小事后,他开始谈论他最近的一个小苦恼。
“唉,到底该如何认清稳定的象征呢?”
“稳定的象征?难道你还会看不出来吗?”朋友有一些惊讶,他以为克拉克的情商应该在平均之上。
“我不知道,那快速的高低起伏让人难以捉摸,我从来也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是说,这挺令人受挫的。”克拉克灌下一大口啤酒,这不寻常,毕竟他平时几乎滴酒不沾。
“你是指时而热络时而冷静?这听起来简直像种测试,在测试你是否能坚持下去。”
“我当然能,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大家也都觉得我这次该有好结果。”
“但你也不能确定,是吗?否则你不会抱怨这种事。”
“我不是在抱怨,我只是感到困惑⋯⋯毕竟,这对我来说应该要算是第一次。”
“噢,的确,这很显然是你真正意义上的初次尝试⋯⋯而对于那位韦恩先生来说,肯定不是第一次吧?”
“当然,他驾轻就熟,这本来就是他的领域,”克拉克摘掉实际上毫无用处的眼镜,语气笃定:“在这方面我与他毫无可比之处。”
“那你一定很辛苦,要适应这些事肯定不简单。”
“是的,比我想像中难得多,看他轻松的样子我以为我一定能很快融入,看来我高估自己了。”他有些挫败,单手撑着下巴,另一手在啤酒杯上画着圈。
“你也别气馁,这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适应的,否则为此困扰的人也不会这么多了。”
“唉,我尝试着不给自己那么多压力,但你知道的,看到布鲁斯那么从容,我就会觉得我得快点赶上他。”
“看来你真的很用心投入,克拉克,我得说这是我这辈子看你最认真的时候了。”
“我想是的,毕竟这方面的事我以前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的确!我记得你很久以前曾试图尝试过,但似乎没什么成果。”
“嘿,那是因为那时我没有花什么心思,没有成果很合理。”
“所以这会儿我看你真的要一头栽进去了,平时写稿都没那么认真。”朋友再叫了一瓶啤酒,替克拉克把他又空了的杯子装满。
“噢,别这样,因为我是真的很想融入他的生活,”克拉克的指尖不自觉地在腕表上磨蹭,那是布鲁斯前阵子送他的礼物。“至少我希望我可以融入。”
“你可以的,克拉克,你是个很坚强的人,即便出柜这件事带给你的压力不小,我还是看好你们的爱情。”朋友拍拍他的肩,语气诚恳。
“出柜?爱情?你在说什么?”克拉克惊讶地回问,他朋友似乎对这整个话题有一些误解。“你以为我在跟你谈的是我跟布鲁斯的,呃,感情问题?”
“难道不是吗?我以为你在说的就是爱情问题!”
“噢,不,我的朋友,”克拉克又灌了一口啤酒,他开始觉得这段对话有些好笑。“我在谈的是股票与投资。”
“股票?投资?”朋友有些困惑,他显然丝毫没有往那方面去做联想。
“是的,我第一次认真参与股票市场,说真的,如果不是布鲁斯或多或少的帮助,我可能已经把退休金赔完了。这种波动的市场真的很难阅读!我真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把这些玩意当作吃饭一样容易,这让我有些挫败,尝试进入他的生活并不比他试着对我的文章作评论容易,我想的太简单了。”
“喔,克拉克,抱歉,我以为你真的在谈论关于你们感情的问题⋯⋯我还替你担心,想说爱情这玩意可不好对付。”
“What about Love?”克拉克放下啤酒杯,似乎对他朋友的误会感到不解。“这可没有任何好担心的。我想,我唯一不会质疑的就是我们的感情。我们之间好的不能再好了。”
噢。好吧。
朋友想,他无话可说。





布鲁斯在机场替一位老朋友兼商业伙伴接机,而在送他回家前,他们决定吃个饭叙叙旧。这个朋友算是他少数可以信任的朋友,于是在吃饭的过程中布鲁斯决定和他提起自己最近的一些心事。
“我想你会很惊讶,对于我居然也有这种烦恼。”
“惊讶?不,每个人都会有烦恼,尤其我们这类人。而这并不是什么羞于开口的事。”朋友十分善解人意地替他要了杯红酒,他看得出布鲁斯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
“即便如此,我仍然有些不适应⋯⋯这次我真的非常重视,不像以前能够平静的面对。”布鲁斯的语调有一些别扭,毕竟除了对阿尔弗雷德,他并不常像这样对别人坦承自己的心事。“我没办法接受失败,至少这次我没办法。”
“能知道你也有这样的顾虑,让我觉得放松许多,看来你也不是次次都有把握,是吗?”
“是的,尤其是这次格外的不能笃定。”
“其实你也不需要担心太多,我的意思是,每一个人都会有这种时候,人并不是每件事都能够有万全把握的,更何况是这种本来就不是低风险的事。”
“当然,我也是知道的,但实际上面对时仍然会有些忐忑。”
“我们的布鲁斯韦恩也会忐忑!亲爱的朋友,这说明你是个正常人。”
“有时候我宁可不是个正常人,就像媒体说的那样,我希望我在这方面能够异于常人。”
“但那就会错失许多乐趣,不是吗?失败能够让我们学到更多,而那是用什么也换不来的。”
“也许你是对的,然而处在当下仍然会感到担忧,面对不确定因素总是让人困扰。”布鲁斯皱着眉,不自觉地喝完一整杯红酒。“我想,这次我所投入的心血太多,以致于我完全无法平常心面对。”
“虽然这是陈词滥调了,但布鲁斯,你太紧张了,这可不像你!在这城市有谁能想像你会为这种事紧张呢?你该是这城市最有经验的高手!”
“高手吗,唉,有时我也担心这或许也影响了我对这件事的判断⋯⋯”
“喔?怎么说?有经验不正是有助于解决这事的一些问题吗?”朋友有些困惑,他还是不太明白布鲁斯的担心来自哪里。
“我是指,一旦经验法则影响潜意识的选择与举动,或许在面对未见过的状况时会让我做出不适当的反应,而这一次,我真的承担不了损失。”
“别这样,布鲁斯,你怎么会承担不了损失呢,我想你不至于真的付出了那么多吧?”
“实际上是,我真的付出了很多,甚至超乎我的预期⋯⋯”在不知不觉喝下第五杯红酒后,布鲁斯显得稍微放松了一些。“甚至我还找人诉苦了,老天,平时我可不这么干。我从来不就这种事跟别人讨论的⋯⋯可见我这次真的太慌了,比我最早跟大众出柜还慌。”
“等等,你这次到底是在搞什么买卖?真的有那么大数额,让你,让韦恩企业都会担忧?”朋友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可没听过有这样一笔大买卖的消息。
“⋯⋯买卖?你在说什么?”布鲁斯也察觉了怪异,他开始觉得这个朋友或许有些搞错了方向。
“你不是说你有一笔很难掌握的生意吗?”
“生意?噢不,你以为我在跟你说股票?”布鲁斯几乎要趴在桌上了,他有些尴尬,他刚才还为了把这种事告诉别人而感到别扭,而这个别人居然至始至终都没搞懂他的重点。“我在跟你说的是我现在的交往对象。”
“交往对象?喔,老天,抱歉,我还真是误会大了,我真以为你在说的是股票。”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件事确实很像,你是对的。”
“我还在想,韦恩先生怎么可能会为投资感到担忧呢——不过,为这次的恋情而担忧,这也不像韦恩先生会担心的事。”
“是的,这真的不像我,包括向别人诉说这件事都不像我。”
“说实话你没什么好担心的,对方只要有眼,就很难看上别人,你大可以不去思考感情破裂的问题。”
“噢,我并不担心这点,”布鲁斯不经意地说,随手给了服务员远超过应给的小费。“我担心的只是该怎么去经营这段感情。”
“⋯⋯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至今我与交往对象相处,都不外乎是用钱经营感情,他们都为钱而来,我也懒得花时间去应付⋯⋯但这次不一样,我想我是遇到真爱了。我没有任何一般的交往经验来支持我,而我知道物质是他绝对不在乎的,这让我相当束手无策。”
“⋯⋯噢,所以你也并不是在担心爱情本身,你在担心的是浪漫。”朋友似乎终于理解了,他开始觉得他压根不该替伟大的韦恩先生担心。
“What about love?我不担心爱情,他爱我,我也爱他,但我希望我能够让他能够感受到这点。”布鲁斯还是困扰地这么说,他撑着头,并没有注意他朋友微妙的脸色。
好的,朋友想。
他何止是无话可说,他还莫名被秀了一脸。




评论 ( 2 )
热度 ( 17 )
  1. 异想天开Angus. 转载了此文字

© Ang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