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us.

评论永远大于评论本身。

忍不二/ 浮光流年 01

*网王cp:忍不二

*ooc有,私设有

*流水帐文笔

*未完




1.

“我要跟你分手。”

“行,随你。”

巴掌声响亮。整个合宿营区里刹那凝结的空气降至冰点,球场上训练得如火如荼的众人不由得整齐划一转头向骚乱的源头,而看清楚中心点主角二人是谁後纷纷再次整齐划一把头转回,正对球场目不斜视彰显着他们全神贯注的正在练习什麽也没听见什麽也没看见。

这是忍足侑士和不二周助在这合宿短短的二十天内第二次分手,也是在这两年内第八十七次分手,乾推着眼镜如是记录。一旁走来的迹部满脸黑线额头青筋浮现,手冢身周的温度降至绝对零度甚至依然向下骤减。场上队员们无一不更加卖力进行训练,场外轮空的人也异口同声不约而同的看向天空直呼天气真好。天气确实很好,天蓝得像是要砸落下来的色块,几朵云委靡不振的溜过。

天才潇洒的扭头离去,顺便拉上两位生人勿近的部长的手肘,拖着影子踩着轻快脚步貌似迫不及待,身後一片阴影里另一个天才摀着红肿的脸弯着眉貌似郁郁寡欢,冰帝一众顿时窜上鸡皮疙瘩不忍直视,忍足侑士的郁郁寡欢实在恶心的让人不敢恭维。


冬季,冰帝和青学的合宿名义上由两位即将毕业的三年级部长最後一次举办,但实际上背後有多少推力里混着双天才的不怀好意这点不可考,不可考也不能考。乾的数据里难得留下了空白,双天才的惊天动地他还没打算以身尝试,那太愚蠢,对於双天才就连青学一年级三人组都知道要绕道而行。

合宿的内容寻常正经的可以,几乎让人看不出有迹部景吾嚣张自大的手笔,手冢国光的影响力看似日渐趋上,这次他的训练课程让冰帝狠狠体会了一把青学跑圈再跑圈的优良传统,原来实力的累积只能这样脚踏实地。所有人趴在地上感叹人生苦短为什麽我们总浪费在原地踏步,一旁天才之一笑的如沐春风说大家果然都太大意,另一旁的天才之二笑的风流倜傥说这真是太不华丽,两位部长脸一黑於是球场外的圆周运动再次如火如荼进行,而天才们云淡风轻的一个扭伤脚踝一个英雄救美潇洒退场,不带走一片云彩。天才之所以是天才是因为百分之一的灵感与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爱迪生当初如是的断定说明了他绝不是个天才。

当向晚的灼红刺痛了两位部长的良心,整日充实精彩的训练才终於告一个段落,每个人沈重缓慢的步伐像是踩在西伯利亚的雪地里,每一次举足就耗尽全身的气力。迹部突然有种未名的心思窜上胸肺,在谁来告诉他这种情绪或许名为愧疚之前他就已经踏进房里,那种难得的感性瞬间消失的一乾二净,自此从迹部大爷的人生里绝迹。

为了配合青学诸位与各位中学少年对於正常集训合宿的既有印象,这次的合宿并没有任凭迹部的荼毒把场地设在金光闪闪的宫殿豪宅里,这个大小适中符合人们期待的简雅别墅在迹部的形容里是他名下最为寒酸不华丽的房产,尽管在某可靠人士的透露中,这屋子连土地的价值大抵还是无法直视的一长串数字。而既然是走上正常轨迹的合宿,两校混合分房就再正常不过。冰帝和青学的队员们原本忖度思量可能有的冲突一丝也不曾出现,他们见到室友那瞬间焚烧所有疏离的是共通的一个话题,论如何抑止自家部长的邪魅狂狷/雪窑冰天。看来天下少年的烦恼不过都如出一辙。作为众人暗自喟叹不已的对象,二位部长自然被巧妙地分配到听不见舆论哗然的房里,与双天才们一起。这间房成为没有他人敢踏足的禁地绝对不无道理。

此时此刻面对着倚着软枕斜躺在地上看书的冰帝天才与躺在他腿上把玩着古董单眼相机的青学天才,迹部又一次不华丽的跳出青筋咬牙切齿:“你们到底在干什麽。”

忍足瞥了眼门口微笑,看书啊迹部你难道看不出来。

不二神速地撑起身子按下快门,在拍你不华丽的样子啊小景。

迹部看着两人默契十足又熟稔至极的模样决心冷静,虽说有时候即使下了决心也只会徒劳无功,比如决心沈下气来与双天才周旋。

没有人知道他们合宿里这两次轰动一时光明正大的盛大分手是作何意义,除了迹部景吾。这两个该死的天才就是刻意在他面前演上几场讽刺戏码来讥笑难得胆小怕事的大少爷,他们尖锐地说过怎麽迹部景吾也会害怕表白啊真是有够不华丽。

他当时挑眉反驳,不是害怕只是表白什麽的实在太俗气。

而那时他们一齐翻了他个白眼,不二咕哝着谁知道呢说不定手冢也早就煞到你了,虽然我觉得机率比起你开始谦卑恭敬来的低。

对於把分手当作情趣游戏的天才们迹部不敢苟同他们的一切言行,尤其当两人正以同样兴味十足的眼光看向自己那真是令人不寒而栗。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依旧觉得背脊发凉难以忍受,他矜持着华丽转身离开决定暂时眼不见为净。四人房空旷只留着两个人的身影,不二躺回忍足修长的双腿上,忍足熟稔的揉上他松软滑顺的棕发,噙抹玩味笑意。“所以周助,这次玩够了吗?”

不二回他以呵呵一笑。“嗯,反正已经看到小景的脸色。”

如果乾贞治在场肯定会振笔疾书表示这是双天才第八十六次复合——之所以少了一次是因为某次某人忘了他们还没复合就又再分手了一次。忍足知道不二一再提起的分手一是为了有趣,二是为了某日动真格时能毫无芥蒂。不二知道忍足之所以答应他每次的分手一是为了好玩,二是为了看他哪时打算动真格。他们打一开始就知道彼此的心思没有相瞒的意义,他们太相似以致於心有灵犀。不是褒义。

两年前的某场比赛结束後,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在那片阴郁灰浊的天空之下,湿黏燥热的空气压抑着暑气,他眯着眼拨开染了汗水贴在额际的发稍,仰起头,正好对上迎面走来正拿下眼镜擦拭的他。没有俗烂的一见锺情,只有俗烂的两看相厌。他们谁也不是迹部,没有人对於和自己一模一样如出一辙照镜子般的熟悉态度会感到喜爱,他们谁也没自恋到那种程度。

当然这只是第一印象。第一印象能塑造多少的潜意识价值观或许曾有什麽学术性的探讨思辩,但那不重要,他们在经验主义的判读之下得到的结论是第一印象真他妈的准,但这也不重要。确实磁场上同性相斥,却也有那麽一句话叫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身为二逼文艺青年的他们大抵倾向後者。

在第一次见面後相隔不到三十天里他们见到了第二次面,那晚忍足侑士挽着不知哪校的少女的身影如同一个无关紧要的风景掠过不二周助在人行道另一侧的眼里,少女的裙子很短,白皙的双腿在格纹裙下晃动,纤细的如同任何一个时下女孩看着就知道绝不热衷运动。他坐在咖啡厅里百无聊赖,隔着玻璃瞧着那风度翩翩的天才矫作的姿态,觉得这真是一出庸俗无趣的俗烂戏码,果不其然不久後出现的另一个女孩带着盛气凌人开启了下一段狗血剧情。他撑着头几乎想打个呵欠,所谓冰帝天才不过如此真是失望透顶,而下一刻某位天才就像是急欲证明自己似地,双手快速挽起两位女孩的手然後一齐放下,张嘴说了什麽然後微笑离去。不二为自己不打算喝的咖啡扔进不知道第几颗糖,目光早已无聊得涣散。不久後忍足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後,笑说看戏可以但总得给点回馈吧。他挑起眉,怎麽冰帝的人会这麽小气。忍足叹息表示都是迹部害冰帝都是土豪的刻板印象深植人心。

不二瞅了他一眼,空出身侧的位子。

年少轻狂是值得挥霍的,所有愚蠢的自大的幼稚的在岁月推进後最终都能被谅解,人们总笑着带过年少轻狂的一切糜烂,谁的青春不是虚度在枝微末节的一时欢愉之上。他们各自挥霍着自负而目中无人的少年时代,以戏谑诙谐的方式嘲讽他人的嘲讽。此刻他们似乎化解了什麽得知了什麽,天才在天才眼里找到难得默契的讥讽。一个月後的第三次见面,某人说不如交往,某人说有种试试。

於是他们的交往和呼吸一样自然。牵起的手没有隔阂的传递着冰冷。

“你这次下手可真狠。”忍足捉住他伸来的手心贴上自己的面颊,依稀还可见几丝青紫的瘀血。不二周助的外貌是蒙蔽世人的利器,柔道红带的实力他不是第一次体会,却是第一次以破相来经验。

不二咧嘴一笑表示为了增加新鲜感他无所不用其极,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他都跃跃欲试等下次吧。

忍足眯起眼,他乐意接受挑战。





TBC.

评论
热度 ( 5 )

© Ang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