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us.

评论永远大于评论本身。

黑花/ 伯利恆的梦境 01

*架空设定,大概有OOC
*Bedlam(伯利恒),为Bethlem Royal Hospital的别称。同时,也是精神病院的代称,该单字亦有混乱、喧嚣的解释。
就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故事
慢慢填坑中。


01 Greeting.


“你就是我的新室友?”


解语花将视线从手中书本中移至门边,方才推门进入的男人捧着几个纸箱,点头示意。他在房里正对解语花的那面墙前放下纸箱,墙面斑驳地有些历史的痕迹,空着的铁床上则散着先前带来的衣物。他没理会那乱成一团的床铺,先将箱里一些杂物放上他这头的铁桌,与此同时他清楚感受到身后某人毫不掩饰的打量目光。


“新来的,你信什么?”


“关于这个,我姓齐,但基本上别人都会叫我——”


“我问的不是这个,”解语花靠着墙面在床上翘着腿,双眼直盯着对面那个陌生的背影,他的语调没有起伏,像是海上暴雨前被锋面压制出的宁静。“我问的是你信什么:信仰,个人宗教观。你信上帝?佛祖?阿拉?还是其他什么?”


男人手里的整理工作停顿了一瞬,他放下那几本破烂的书,转过头来面对他的新室友,在黑色墨镜下微微眯起了双眼,“我⋯⋯不信教。”他说,语带保留,以及对这提问从何而生的疑惑。


“无神论者,这很好,”解语花忽然语气欢快,他啪一声阖上书本,从靠着墙的坐姿转为双脚支地地坐在床沿,他仔细端详眼前的男人,薄唇缓缓开阖着:“无神论者对于许多事的接受度都相对有神论者高出许多。这会让你在这过得好一些。”


“⋯⋯所以你也无神论者?”


“不,我是不可知论者。”解语花略带鄙夷地说,对他的提问感到无趣。“我怀疑神的存在,同样怀疑神的不存在。”


男人对他没有丝毫避讳的鄙视感到莫名其妙,不过他表明上并没有表示,倒是有趣地挑眉微笑。他看见他室友的褐色瞳孔反射出他自己凌乱的黑发以及开始感兴趣的一贯神色。解语花像是在看着他,也不像是在看着他。有些人的目光总是复杂得让人不明所以。


“回到你刚刚的话,别人都叫你什么?总得有个称呼。”


“黑瞎子。”


“黑瞎子。”


解语花以极为绕口的口吻重复他的话,嘴角扯出第一个微笑的弧度。没什么笑意。


“请多指教。黑瞎子。”


刚搬来的第一天,黑瞎子发现自己的室友有点难搞。


难搞,有趣。


Tbc.

评论
热度 ( 4 )

© Ang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