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us.

评论永远大于评论本身。

【LT】La Preghiera della Luce -00-


Title: La Preghiera della Luce (Prayer of Light)

Author: Angus

Pairing: Legolas/Thranduil

Rating: R

Warning: 略有暴力、黑帮、毒品、宗教、意识形态描写 / 偶尔意识流放飞自我

Summary: 现代AU,背景为1960s义大利西西里奥提迦岛,一个普通的年轻嬉皮莱戈拉斯开始走往不该去的方向。





-Overture-


阳光很刺眼。
蒸腾的热气从石砖地上升起,拂过脸颊的风像是烙铁,每次拍打都仿佛能割开皮肉。他额侧的汗水黏住鬓角的金发,睫毛上也结上了晶莹的汗珠。
翻涌的热浪使眼前的画面扭曲成Giorgio De Chirico的超现实色块,他不得不眯起眼,任凭世界晃成一部蒙太奇电影。他感觉得到西装外套的绒面翻领摩擦皮肤的刺痛,毛呢宽沿帽內里接触头皮的麻痒,过度清洁的高腰裤松垮挂在髋骨的骚热,手掌紧握的木制枪柄与食指紧扣的镍制板机的滚烫触感。
阳光很刺眼。
莱戈拉斯握着Colt Python左轮,朦胧中,他觉得阳光是伊甸园张牙舞爪的蛇,扭动地钻入他的眼,划开他的虹膜,他想到异乡人里莫梭荒谬却合理的开枪理由:阳光太刺眼了。
确实,阳光太刺眼了。
这是个不错的理由。他几乎都要相信他真的将因为阳光而扣下板机。只是几乎。
黛安娜女神的喷泉水光潋灩,在他模糊的视野里仿佛长出了翅膀,他恍惚地似乎看见君士坦丁割下女神的头颅献给挚爱的主。
不远处的教堂钟声忽然响起。

主啊,请赦免我的罪。

他扣下板机,一如过往的每一次硝烟弥漫,躯体撞击地面的声响几乎可忽略不计,生命与灵魂的重量或许亦然。
阳光太刺眼了。
阿基米德广场上白鸽与粉尘散成漫天烟火,枪响的同时他把目光投向天顶,双膝跪下,手在胸前比划十字后双手合十,他真诚地祷告。

主啊,请赦免我的罪。

莱戈拉斯不知道这次自己是否有泪水流下,他已流过太多泪,或许泪水终有枯竭的一日。而他无法面对自己在泪水中映出的模样,夺走异教徒性命的罪人,他知道自己有罪。
他跪在广场上,灼热的阳光几乎能刺穿他,身前的尸体依旧在汩汩流血,他虔诚的姿态仿佛他面对的是圣体与牺牲的圣血。周围曾存在的人们忽然都犹如不存在,大街上净空无人,他们不闻不问,像是已经习惯枪响与钟声的共鸣,像是战争从未结束。
战争或许真的从未结束。他知道,因此人们的硝烟不会止息,包括他手中的枪口。
莱戈拉斯此时只想回家。他站起身来,脱去染上血迹的外套,脚步蹒跚地沿着大街走去。他只想回家。
那个有天主,有圣母,能够忏悔的家。
——有“父亲”的家。
他走进锡拉库萨教堂(Duomo di Siracusa),泪终于还是滴落在大理石光洁的地面上。

“Perché stai piangendo, figlio?
孩子,为什么哭泣呢?”

“父亲”的声音始终都犹如弥撒时美妙的神音,他直视着神坛前的神父,看着他金灿的长发在洒进教堂里的阳光下成为米迦勒的光环。
瑟兰迪尔,他的父啊。
莱戈拉斯在他面前再次跪下,犹如在加百列面前的撒迦利亚,他惊慌失措又乞求宽恕,他虔诚真挚又痛悔悲伤。

“Padre, perdonami.
神父,我有罪。”

他能感受到他的父温柔的手指点上他的额心,莱戈拉斯知道,他的父始终都将带领他前进,直至主的殿堂。

“Dio è sempre pronto a perdonare.
主总是愿意宽恕。
Dio ti denedica!
上帝保佑你!”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Ang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