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us.

评论永远大于评论本身。

【CM】秘密




Author: Angus
Pairing: 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arning: 意识流注意 / OOC可能有 / 票哥花式吹梅/假现实向,时间与考据都不重要
Summary: Ronaldo有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你有一个秘密。你未曾与他人提过它,甚至你独自在镜前也未曾说出分毫,你只敢在最深的午夜梦回里轻抚它晶莹的碎片,呢喃它未见过天日的鸣响。你有一个秘密,你将它藏在心脏与灵魂最底的牢笼。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有它呢?即便已过去多年,你仍记得它诞生的那一瞬间。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夏季,灰黪的云朵遮蔽了日不落帝国的朝阳,雨水划过你棱角分明的脸庞,来自大西洋的风从艾威尔河畔轻轻蜷上你被雨淋湿垂落的发梢,梦剧场在雨中依旧是那样的雄伟,仿佛已屹立在此几个世纪,仿佛曾扛下这个国家百年的风雨。你在雨中跑着,迷濛的雨滴是最好的掩蔽,你能在雨中洗去红色加诸于你的身份与荣耀,大雨模糊了路人的目光,他们不会认出你,不会认出年度最佳球员的光辉。
你感到自由。或许人们说你锋芒毕露,说你骄傲自负,说你热爱他人目光,然而你其实也渴望自由。独善其身的清幽已离你远去,但凡追求名誉的,都得拿没没无闻的自由来换。雨中所能给你的是短暂的自由想像,而你已知足,在与你家乡相隔一千多公里的这座城市里,你学会在雨中呼吸自由的空气。
就是那样的一个夏日,你在雨中第一次见到了他。然后轻巧迅速地,你的秘密扎根心底。

你对那瞬间的记忆中,首先听见的是雨声,熟悉而温润的雨声,淅沥淅沥地从城市里某座不知名的墙面滴落,墙上的常春藤叶摇摇欲坠,你想起过去曾读过的书里,也有那样一场雨,带走了最后一片叶子与老画家的性命。接着你看见一块空地,那是你过去不曾注意过的狭小空间,在城市交错的楼房之中它只是一块不受注意的土地,任凭叛逆的青年在墙上涂鸦,任凭生命力旺盛的杂草破土蔓生,人们未曾注意,不代表它不曾存在。他也是如此。
雨声,空地,常春藤,然后你看见了他。最初你甚至不能确认是不是他,如同你躲在雨中,雨也掩住了那来自红蓝色的名声与光芒,他那在你看来过长的头发被雨淋湿,贴在他年轻的面庞上,却没有掩盖他闪耀光芒的目光。你好奇他在看着什么。接着他开始那些你熟悉至极的动作,你发现他凝视着的是一颗足球。而你感到惊讶,不因他的技巧如何惊人,不因他的动作如何顺畅,你所不明白的,始终是他的目光。
你恍惚间察觉,心中生出了些什么,在这场迷濛的雨中,在这仿佛被人遗忘的空地里,你感受到那一瞬间被无限延长,犹如永恒的反覆轮回。
人们未曾注意,不代表不曾存在。他是如此,你是如此,这个瞬间的永恒亦是如此。
而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目光?你曾试图在那之后的日子里寻找过,却从来没在他人的眼中看见那样的光芒,只有你打开电视,转播中那座阳光明媚的城市里身披红蓝的他才能再现那时的目光如炬,像是普罗米修斯偷来的火光,历经千年仍会依旧闪耀着辉芒。在那个夏日雨中,你看着他的双眸,你相信那样的目光能自成一个世界,交错着热情与希望,融合著深爱与梦想,你感到震惊,从那个世界里投射出关于足球的最纯粹的自由追求让你目眩神迷,在那一瞬间,你便对眼前这个来自遥远国度的青年对足球的追求自愧不如,而你原以为你已最忠实地热爱足球。你看着他,你理解所谓的自由,有人能从足球中追寻,对他而言,或许只要能在球场上奔跑,就已是最高的冀望。你几乎感到惭愧挫败,仅仅那样一个瞬间,你就已成为他永恒的跟随者,因你清楚那是无法超越的精神。
你知道他的名字,你曾不放在心上。如今你仍不放在心上,你将它藏在最深的心坎里,化作你不能说出口的秘密,每个梦里都有他的身影在你脑中晃荡。你甚至质疑过自己,那是否只是过分真实的白日梦境,但你知道,你贫瘠的想像力无法成就那双眼的横空出世,无法构成那瞬间即永恒的冲击。
你有一个秘密,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人们依旧认为你是同样那个自傲的人,却不知道你早已学会谦卑,在灵魂深处对着你的秘密俯首称臣,你学会在他的幻影前仰望。

后来时间过去了很久,岁时在你的指尖轮转,四季从你脚下的草地溜走,你逐渐成熟,从锋芒毕露的利刃逐渐被打磨得圆润,当然你仍旧是那个备受注目的名人,但时光荏苒带给你许多与世界相处的方法,让你能蜕变成一个同时内敛而外放的明星。
而你的秘密仍在心底,跟着每次转播的欢呼声一起勾成他的模样。你不为人知的爱好是如此单纯,仅仅是关注他的每一次过人,他的每一次射门,你便感到满足,仿佛火炬在你的生命中指引方向。没有人知道你有着这样的一份执着,你对世界呐喊着你的偶像是自己,人们为此议论纷纷,或许觉得你仍是那个你,而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心底的那个秘密并不是你偶像的向往,而是精神的引领。
他是否知道你的存在?你未曾思考过这个可能性,你不敢思考,你害怕自己不被那盏明灯接受,只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他的名字。
然后在那年,你来到那个与你家乡相似的阳光普照的国家,呼吸着与他同样的空气,仰望着同一片蓝天,你来到与他相距六百多公里的这座城市,仍旧拥抱着你不为人知的秘密入眠。即便你们已有过交集,你知道颁奖典礼上的恍惚片刻仍不足以让你走入他的世界,你开始明白,你的执着或许已不再仅仅是对那一瞬之光的向往,它埋藏心底多年,由灵魂与血肉浇灌,最终破土萌芽,悄悄与你心搏同调,它蜷曲蔓生在你灵魂最柔软的地方,逐渐肆意地开出遍地花火。
你看着他最辉煌的那个赛季,你听着为他而起的欢呼声从远方传来,如今你终于也来到这里,即便纯白与红蓝有着泾渭分明的差异,你仍旧暗自欣喜,你或许终能在地中海的风中走入他光彩夺目的世界。
你有一个秘密,此时已离你不远的秘密。

你第一次最接近那个秘密,是在德比过后仍然喧嚣不已的伯纳乌球员通道,汗水模糊了你的视线,却掩不住他走来时你向往已久的目光,你几乎感到惊慌失挫,内心里的波澜万丈让你不知是否该与他对视,但他已直直看进你的眼底。
你踢得真好,他说,他的话语中轻柔地泯灭了胜败的锐利,他只是看着你,仿佛世界荒芜之中只有你映入眼底的那么专注,他看着你,像是早已熟悉你在他眼底的身影。你在那瞬间迷失了自己,你质疑那或许只是自己过于美好的自我膨胀,你想,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地看着你。
而不久之后的另一次遇见,让你忽然察觉,这或许是一个秘密,这是他的秘密,深埋在他最深的眼底。

又是一次的德比,又是一次人们争吵不休的对决,你知道这两支球队的竞争始终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但你其实从未如同人们所表现的那般仇恨,热爱足球不代表要将它作为仇恨的武器,求胜心切不代表要将那些恩怨化作攻击的利剑,你是一个球员,你只是为了足球与球队在场上奔跑。德比带来的只是一场比赛,以及与此同时与你站在同一片草地上的他。
你的秘密不曾影响你在场上的驰骋,但他早已是世界关注的天才,你知道,任何人都难以将目光从他身边移去,深埋土中的钻石仍会发光,而他甚至不是钻石,他是多么璀璨的星辰。
那日的比赛结束于一分的差距,你悔恨于自己的头球失误,但你早在这么多年走过的路上学会反省,而非一味钻牛角尖地自责。你离开诺坎普时已天色昏暗,这座你陌生却又熟悉的城市在你眼前向你铺开夜的风景,回到酒店后你并没有打算直接睡去,而选择在街灯的照映中走上巴塞隆纳的街道,压低的帽檐是你唯一的武装,你试图在这座你仅仅从转播上认识的城市寻找他走过的痕迹。
你清楚记得,那夜的巴塞隆纳罕见地下起了雨,雨落在石砖上敲出了教堂钟声的回响,你在夜半人少的小巷走了许久,歌德式与现代建筑的交错从你身旁溜走,愈下愈大的雨没有阻挠你的脚步,因为你早已习惯雨中呼吸的惬意。最后雨还是停了,你发现自己竟又回到那座被这个城市深爱的球场前。而雨后的月光洒了一地,你不可置信地看到他同样不可置信地看见了你。
这是怎么样的巧合才能让你在这里与他相遇,这一场雨如同曼彻斯特那日令你视线迷濛的永恒一瞬,雨水在地面上闪着粼粼波光,都不及你眼前的他的一分光芒。
你踢得真好,你不假思索地说,然后才想起这是他上一次对你说过的话,因你在脑中转过无数次的回放,脱口而出得太容易令你自己措手不及。你只敢微微一瞥他的目光,原以为的尴尬并未发生,你的一瞥让你的视线流连,这次你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神除了依旧的光彩熠熠,还有你多么熟悉的深意。那是你自己,你在他眼里看见你自己看望他的身影。
他礼貌地回应了你,在月光下他仿佛披着一层银丝线勾成的纱,你几乎要因为他的耀眼而看不清他的神情,但在几句客套的对话之后,你清楚听见了他忽然悄声说出口的话语,他說,我有一個秘密⋯⋯
你在刹那间联想起自己心底同样隐藏的秘密,而你不敢确定,你不敢去确定,他欲言又止的背后是否与你带着相同的寓意。此时你的手足无措或许都已被他收入眼底,忽然间他笑了,即便已成长为青年仍带着一丝稚气的那个笑容非常纯粹,比起头顶滴落的月光还要干净,忽然间他笑着向你挥手道别,而你那晚的记忆瞬间烙印,停留在他离去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语。
我有一个秘密,下次我会告诉你。


——许久之后的一个夏日,与曼彻斯特的阴雨绵绵截然不同的夏日,你们相遇在圣家堂阳光下的倒影之中,近晚的斜阳让阴影无限蔓延,比你们各自拉起的兜帽更加掩人目光,但你一瞬间就看清了他,你知道即便在万千人群之中,仅仅一个背影也足令你认出他,却未曾想见他已看向了你,像是亦在人群与白鸽纷飞之间认出了你凝视着他的身影。那个目光依然耀眼如炬,比将沈的夕阳还要熠熠生辉,比将升的月轮还要通透清澈,比梦里的漫天星辰还要闪耀璀璨,你凝视着他,仿佛天地毁灭之中只有他映入你眼底的那么专注,而是的,你看出来了,他也在看着你,像是早已熟悉你在他眼底的身影。
——你忽然想起了那年的雨声,空地,常春藤,转播里的阳光,球员通道汗水的气味,球场上草皮的清香,巴塞隆纳深夜的街灯,月光落在诺坎普的光芒,他的目光,他的微笑,你的秘密,他的秘密。
——或许早已无关足球,无关自由,或许仅仅就是那样一个瞬间的永恒,就是那样一个梦与现实揉合的迷濛,在高第的加泰隆尼亚现代主义旁,在玛丽亚与降生的基督面前,你踩着缓慢的步伐,任凭你与他之间的距离缩小,而他没有退缩,依旧与你的目光交汇。你牵起他的手,甚至没有任何的思考,你选择牵起他的手,心底的秘密在咆哮着,最后化作你轻声的呢喃。
Quizás......
——而他凝视着你,温和的微笑有永恒一瞬痕迹。
Sí, por supuesto.
——你们都没有把话说完,但你心知肚明,他的肯定是你未出口的提问最终的回应。你握着他的手,他的手指轻柔地覆上。那是一个梦境中也未曾奢望过的瞬间,拥有那样一双闪耀目光的他是如何内敛的人,而你牵起他的手,在圣母院外的广场上倾了满身夕阳余晖,你们眼底的彼此都不再是灵魂深处那个秘密的幻境,你们相对的身影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在响彻西班牙薄暮苍穹的那声钟响之中,你们牵着手,仿佛一切的名声都不存在你们紧握的双手之中,你们只是自由地在那样的一瞬间刻下了永恒的记忆,在那个永恒之中,你们只是单纯地拥有了彼此,从此共有一个秘密。


你有一个秘密,他也有一个秘密,你们都藏在最深的心底。
——Te amo.
你们藏在彼此的心里。










End.



最后的三句西班牙文,分别是
CR: Quizás...(Maybe……)
LM: Sí, por supuesto.(Yes, of course.)
Te amo.(I love you.)



其实就是想着,你心里有个秘密,怎么他人心里就没有秘密呢?双向暗恋有结果,我就为爱拍个手。
不过硬生生把票哥写成文艺青年也是够作死了,花式艺文范儿吹梅。第一次写足同,真人就是难写,只好意识流胡乱写。

评论
热度 ( 17 )

© Angus. | Powered by LOFTER